关注前端开发
HTML5、CSS3、Javascript

“狗日的”腾讯 搅局者还是终结者

“有什么业务是腾讯不做的吗?”美团网CEO王兴的语气中难掩郁闷。

7月9日,腾讯QQ团购网上线,这让王兴如闻惊雷,也如坐针毡。从2003年回国到现在,王兴先后创办了校内、海内、饭否和美团4个网站,而美团网被他视为“最靠谱”的一次创业。3月初上线的美团网是国内第一家团购网站,创立仅仅4个月,美团网已经能够盈亏平衡。

就在这时候,一直悄无声息的腾讯杀了进来,这让王兴完全猝不及防,也让处于草创时期的数百家团购网站倒吸了一口凉气。

谁也不知道,这一次,这个“企鹅仔”将是搅局者、掠食者,还是终结者。

别让腾讯盯上

其实,王兴应该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因为在中国互联网发展历史上,腾讯几乎没有缺席过任何一场互联网盛宴。它总是在一开始就亦步亦趋地跟随、然后细致地模仿,然后决绝地超越。比如当初的游戏。

“从QQ游戏平台上线那天起,联众的失败就已经注定了。”多年以后,在北京知春路的一家咖啡馆,联众创始人鲍岳桥谈起当年腾讯对联众的围剿和逼迫,仍然耿耿于怀。在两个小时的采访中,他连续抽了两包烟。

联众是中国最早做游戏平台的公司,一度占有在线棋牌游戏市场85%以上的市场份额,在新浪、搜狐等门户网站亏损缠身的时候,联众是最早实现赢利的中国互联网企业,一时风光无两。

2003年8月,腾讯QQ游戏第一个公开测试版本正式发布。鲍岳桥发现,从平台到游戏设计,QQ游戏完全是联众游戏的翻版。愤怒之余,“感到危险很大” 的鲍岳桥首先想到的是“主动低头”寻求合作,于是他赶赴深圳,约见马化腾和时任腾讯公司首席运营官的曾李青,但是遭到了腾讯方面的拒绝。

“现在想来,那时候是太天真了。”鲍岳桥说,“与大型网游不同,棋牌类游戏规则固定,没有技术门槛,玩家又与QQ用户高度重合,腾讯很容易模仿。”

2004年9月,QQ游戏平台将联众赶下了中国第一休闲游戏门户的宝座。而在此之后,联众的业绩一路下滑,出售、转型,经历了一系列风波后,联众在中国网络游戏市场份额已不足1%。

腾讯则扶摇直上,在今年一季度,QQ游戏同时在线人数达到了680万。而更重要的是,依托QQ游戏平台,腾讯终于在2009年第二季度超越盛大,坐上了中国网络游戏领域的头把交椅。

对鲍岳桥来说,腾讯就是自己的终结者。2006年底,鲍岳桥离开了江河日下的联众,成为了一名天使投资人。他告诉记者,现在他做投资的原则之一就是:只做腾讯不会做、不能做的项目。所以三年来,他绝对不碰游戏,已经投资的医疗器械和数据存储项目都跟腾讯毫无关联。

而这个终结者又有了新的目标,那就是“站长之王”蔡文胜的4399小游戏平台。

“说不担心QQ竞争那是骗人的。”蔡文胜在微博上表达了自己的忧虑,直接原因就是今年7月初,腾讯旗下小游戏平台3366.com上线公测。

据记者调查,去年蔡文胜买下的4399小游戏平台,通过广告联盟和联合运营网页游戏,月营收已达3000~5000万元,正在筹备国内A股上市。而腾讯刚刚上线的3366,在游戏种类和网站设计上与4399几无二致。

而且这只“企鹅仔”似乎更加来势汹汹。从7月1日开始,不断有网游看到QQ弹窗对这一游戏平台的推广信息,而截止记者发稿时,3366.com同时在线人数已突破10万。

只要是一个领域前景看好,腾讯就肯定会伺机充当掠食者。除了王兴和蔡文胜,腾讯最近还“默默地”动了另外一个人的奶酪,他就是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

5月31日,杀毒领域两大巨头360与金山的一场口水战激战正酣,腾讯的QQ医生3.3升级版却悄然上线。很快人们就发现,这款原本只是用来查杀QQ盗 号木马的防护软件,已经了包含云查杀木马、系统漏洞修补、实时防护、清理插件等多项安全防护功能,甚至还搭载了免费半年的诺顿杀毒。

此前,周鸿祎曾在多个公开场合对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在产品上的功力赞不绝口,同时还声称,腾讯绝不会成为360的竞争对手,因为“腾讯是一个娱乐公司,在安全方面,应该由一个很专业的公司更专注地去解决问题”。

很显然,马化腾毫不客气地给了周鸿祎当头一棒。

在腾讯还没有出手的互联网领域,小企鹅那些潜在的竞争对手们仍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比如暴风影音CEO冯鑫。自从2008年9月腾讯发布了本地播放软 件QQ影音首个Beta版本,冯鑫恐怕就没睡过一天好觉。因为这款无广告、无插件播放软件,让暴风影音的盈利模式变得岌岌可危。

而在各大视频网站因为版权打得不可开交,频频对簿公堂之时,同样有一种声音在业内流传:无论你们现在打得多欢实,等市场培育得差不多了,就该轮到腾讯来收场了。事实确实如此,QQLive的平台早就搭好了,拼版权,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谁敢说自己比腾讯更有钱?

这就是腾讯,中国第一、全球第三大互联网公司,一家全球罕见的互联网全业务公司,即时通讯、门户、游戏、电子商务、搜索等等无所不做。它总是默默地布 局、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你的背后;它总是在最恰当的时候出来搅局,让同业者心神不定。而一旦时机成熟,它就会毫不留情地划走自己的那块蛋糕,有时它甚至会成 为终结者,霸占整个市场。

“某网站贪得无厌,没有它不染指的领域,没有它不想做的产品,这样下去物极必反,与全网为敌,必将死无葬身之地。”6月29日,新浪网总编陈彤以“老沉”为名发布了一则微博,言辞之激烈,让人震惊。这条微博迅速被转发了500多次,无数的人力挺“老沉”。

谈起此事,一位互联网创业者几乎是脱口而出,“狗日的腾讯!”

始终“贪得无厌”

“既没有马云那么好的口才,也没有李彦宏那么帅。”马化腾曾经多次自嘲,说自己“很不幸”,“大家都是圈地,他们(马云、李彦宏)圈的都是楼,可以直接住。我们圈到的却是荒地,只能从铲沙、挖土开始,建自己的楼。”

实际上,马化腾算不上纯粹的“草根创业”。据传,在腾讯创立初期,其父马陈术曾开着奔驰前来给儿子做账。在11年的发展历史上,腾讯只是在早期遭遇过资 金困局,从获得第一笔融资开始就一直是稳扎稳打,先利用无线增值服务实现盈利,转而依靠互联网增值服务壮大,布局网络游戏和门户业务。2010年最新一季 财报显示,腾讯的网络广告业务收入为2990万美元,已经远远超过网易的1340万美元,稳居门户第三。

马化腾在业界以低调、务实著称,这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腾讯的企业风格: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

2006年7月,QQ同时在线突破2000万人,腾讯公司内部决定办一个庆功会,会上腾讯联席CTO熊明华问了马化腾一个问题:QQ同时在线人数何时能 够到1亿?马化腾一笑:“这辈子我可能看不到了。”事实上,2010年3月5日,他就看到了。熊明华一定很后悔,没有和马化腾打赌“裸奔”。

实际上,马化腾有很多值得“裸奔式”庆祝的理由。目前,腾讯是中国最赚钱的互联网公司,公司现金储备达到15亿美元;拥有中国本土用户量最大的即时通讯 软件,账户数近10亿;是中国第一流量的门户;在网络游戏市场排名第一,占据超过20%以上的市场份额;电子邮箱流量也已经超过网易,雄踞榜首。

资本市场对这只彪悍的企鹅也是极力追捧。在香港,腾讯的股价一度高达每股171.80港元,上市6年间腾讯股价上涨了超过了35倍。要知道,被世界公认为近年来最具创新能力的苹果,其股价增幅才只有腾讯的一半。

腾讯为什么还不满足?一只企鹅为何如此贪婪?

是的, “腾讯不是一般的有钱”,但股东的钱不是用来供着的,腾讯必须不断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蔡文胜就曾表示,腾讯现在什么都想做,从中可以看出它面对快速增长的巨大压力,这个压力终有一天会压垮腾讯。

在美团网创始人王兴看来,腾讯之所以染指团购,是因为这模式已经被证明“能赚钱”。“做团购没有技术门槛,盈利模式又清晰,腾讯没有理由不做。”王兴指 出,团购与他之前创办的校内和饭否最大的不同在于,“网站从上线第一天开始就有收入”。——如此唾手可得的生意,腾讯怎么可能放过?

搜索也将是腾讯的下一个目标。今年3月,马化腾与李彦宏在深圳有过一场对话。李彦宏问马化腾,“腾讯凭什么做搜索?”马化腾给出了两点理由:一是用户需 要,腾讯这个一站式互联网服务平台中的很多环节都需要搜索功能;二是搜索能赚钱,腾讯拥有全球最大互联网社交网络系统,社区的盈利模式中,除了个人收费以 外,未来还要结合页面内容分析,匹配相关性的广告。因此,已有业内人士指出,而在这一类似于Google的AdWords模式的探索过程中,腾讯未来必将 对百度正在培育的广告联盟形成威胁。

也许,在马化腾看来,无论是搜索,还是团购,甚至是将来的视频,这些业务都是腾讯水到渠成的业务 延伸。因为马化腾为腾讯未来的构想是,一站式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围绕腾讯QQ打造“在线生活社区”,也就是“用户要什么,腾讯就有什么”。百度董事局 主席兼CEO李彦宏对腾讯所谓的“在线生活”、“一站式服务”的评价是:基本上就是不给别人任何空间。

在CSDN总裁蒋涛看来,腾讯之所以什么都做,是因为它是一家以人(用户)为中心的企业,同类型的企业还有软件巨头微软,两家公司的产品战略更是惊人的相似。

长期以来,以操作系统为核心的微软也是个典型的“全民公敌”。为了“抓住”用户,微软每个阶段都会根据市场变化,布局新的应用,以巩固其用户终端的垄断 地位。在个人消费领域上,微软先后推出了浏览器IE、邮件系统Hotmail、即时通讯MSN、邮件客户端outlook、免费杀毒软件MSE,以及今年 5月刚刚发布的在线版Office软件。

而从另一方面讲,腾讯的进攻也是一种防御。互联网产业往往形势突变,Google市值超越雅 虎,Facebook流量超越Google都发生在旦夕之间。腾讯最怕的就是突然冒出一个企业,被一种意想不到的商业模式或竞争策略打败。所以腾讯对于任 何一个互联网的新应用都不敢掉以轻心。

“360安全卫士、暴风影音的装机量都已经上亿了,如果周鸿祎或者冯鑫有一天跟新浪合作,也推 新闻弹出框,马化腾不就郁闷了?”蒋涛认为,腾讯的产品策略之一就是:所有的互联网应用,只要用户量到了一定级别,腾讯一定要有,别人的产品可以暂时比腾 讯做得好,但腾讯绝不会让它不可替代。

当被问及腾讯的核心竞争力时,腾讯CTO熊明华给记者的答案不是超过10亿的QQ的注册用户,也不是某一项产品、技术方面优势,而是“耐心”:懂得在合适的时间推出合适的产品。”

因此,究竟腾讯还会做什么,没有人知道。

一直在模仿

腾讯从来不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却总能在成熟的市场中找到空间,横插一杠子。然而它选择的路径也使其饱受争议,那就是模仿,有时甚至是肆无忌惮地“山寨”。

早在2006年,新浪网创始人王志东就公开指责马化腾是业内有名的“抄袭大王”,而且是明目张胆地抄袭。几年以来,类似的声音一直不绝于耳。直到最 近,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主任胡延平还在质疑腾讯的创新能力,说它不仅不是卓越创新者,反倒是中小互联网企业的“创新天敌”。

从模 仿ICQ推出自己的第一款产品OICQ(腾讯QQ的前身)开始,腾讯似乎就埋下了自己的“模仿基因”——先是从韩国引入了QQ秀和其他一系列增值服务,又 模仿新浪建起了门户网站;在网游领域,学联众开发平台,跟着盛大引进国外网游,随着网易自主研发,之后布局的C2C电子商务网站拍拍,以及第三方支付财付 通,无一不是“山寨货”,这也是腾讯遭人恨的根本原因。

“微博、杀毒、电子商务到今天的团购,这些领域的商业模式在那儿摆着,人人都在抄,你凭什么要求腾讯高抬贵手,不去挣这个钱了?”互联网资深人士谢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业界这种对腾讯的埋怨,就像“小孩儿撒娇”,是五十步笑一百步。

对于模仿的指责,马化腾的回应是:模仿是最稳妥的创新。

“创新可以分为三个层次:技术创新、产品创新和应用创新,产品和应用层面的创新比较容易被人忽略。”一位资深互联网产品经理告诉记者,几乎腾讯的每款产 品都能找出市场上其他同类产品所没有的优点,如腾讯QQ的群和显示最近联系人功能,QQ邮箱的超大附件功能,QQ游戏平台一上线就号称能承载上千万的同时 在线,QQ还解决了困扰很多IM产品的联通、电信的互联互通问题等等。

事实上,腾讯获得突破的领域往往得益于应用层面的创新,腾讯总 是能够通过QQ用户行为习惯的把握,将新产品与腾讯QQ这一核心进行结合,使其用户的优势得到发挥。同为技术出身,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坦言如果同是做 即时通讯,自己在产品细节和技术上能够比马化腾做得好,但很难比QQ成功。因为马化腾是把互联网产品当成服务来做,其成功在于“打动人心”。

CSDN总裁蒋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虽然从商业竞争的角度,腾讯通过复制别人的商业模式进行无限扩张,是无可厚非的,但在客观上必然会扼杀一些创新的好苗头。这也和胡延平的观点一致,从某种程度上说,腾讯是互联网创新者的杀手。

腾讯的麻烦

四面制造麻烦的腾讯并非每次都能凯旋而归,甚至给自己惹上了不少麻烦。2009年6月,搜狐就因为输入法将腾讯告上法庭,称腾讯侵犯了其旗下搜狗拼音输 入法的软件自主知识产权,并且利用QQ拼音输入法破坏搜狗拼音输入法服务,对搜狗实施不正当竞争,因此请求法院判令腾讯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并索赔 2000万元。

能够让同为互联网巨头的搜狐撕下脸面,腾讯“与全网为敌”所招致的民愤可见一斑。

不过,身为山寨 之王的腾讯也在遭遇“被山寨”。2005年成立的51.com,几乎腾讯每推出一个新的功能与应用,它都会加以“学习”、“消化”,并迅速在自己的平台上 开发出来。如目前在51.com平台上的“51商城”、“51群组”、“51秀”、“51问问”,它甚至曾经开发出彩虹QQ,免费提供IP地址探测、显示 隐身好友等腾讯QQ的“增值”功能。

“能不能给大家一点建议,怎样才能抗衡腾讯呢?”在2009年游戏产业年会的高峰对话环节,当主 持人抛给腾讯游戏总裁任宇昕这样一个问题时,除了任宇昕自己一脸骄傲,举坐皆苦笑。这位中国最大互联网公司的游戏业务负责人也不谦虚: 只有跟腾讯合作, 共同把市场一同做大。

在外界看来,腾讯庞大的身躯,依然潜伏着诸多暗流。实际上,因为腾讯在互联网界“无耻模仿抄袭”的恶名,使得腾 讯全线树敌,成为众矢之的。当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企业开始时时提防着腾讯的时候,腾讯将不再像以前那样收放自如。比如,为应对腾讯的搜索,百度就将搜索的提 成比例从10%提升到15%。

而且,腾讯还算不上真正强大。互联网资深人士谢文则表示,腾讯的模仿充其量只能让保持强大的现状,却不 能使其引领潮流,真正走向伟大。“事实上,如果腾讯一味模仿下去,随着平台上的服务越来越多,单个服务的效率会大幅降低。”谢文表示,“而且,如果腾讯只 是针对现有的QQ用户群体开发应用,未来QQ用户的人口特性将被固定在年轻群体的娱乐需求上,随着网民年龄结构的变化,腾讯就会被最终边缘化,而开心网、 人人网及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的崛起已经为腾讯的迟钝敲下了警钟。”

在很多人眼中,腾讯是最近接近 Google的一家本土互联网公司。因为虽然Google目前的主要盈利点还是围绕其搜索产品的AdSense和AdWords,但它也是邮箱、地图、音 乐无所不做,腾讯也是如此,虽然号称全民公敌,但它的主要收入仍然来自IM和网络游戏所带来的互联网增值服务。

但谢文却指出这只是表 面现象:“腾讯和Google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他指出,Gmail、Google地图、Google Earth等产品虽然不赚钱,但是它们之所以 被开发都是围绕着一个核心理念:就信息整合与信息呈现。相比之下,腾讯的产品则显得杂乱无章,IM、网游、电子商务与门户业务之间并不必然的关联,其他公 司单独做也能成功。据此,谢文认为,腾讯只是利用先发优势抓住了一大批用户,产品研发都是针对用户市场展开,追求短期效益,而对自己的未来缺乏清晰地规 划。

“建立在用户群上的腾讯是不牢靠的。”蒋涛认为,一旦未来人们更喜欢用Facebook和Twitter这样的工具彼此联络,不再以IM为中心,腾讯的“大本营”就被攻克了,这意味其虚拟货币系统必将被超越,而网游、门户这些现有盈利点也不能保证一直有市场竞争力。

“如果人们未来都不再依赖PC,改用Ipad和手机的话,微软无疑就完蛋了”蒋涛说。微软的今天可能就是腾讯的明天,IT产业往往形势突变,用户习惯的变化又是在旦夕之间,看看facebook和google所带来的一场场变革,腾讯当以微软和雅虎为戒。

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前端 » “狗日的”腾讯 搅局者还是终结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