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端开发
HTML5、CSS3、Javascript

李开复:寻找下一个百度

近日,创新工场CEO李开复接受《中国日报》专访,就创新工场的业务目标、企业文化、创业心得等话题进行了全面阐 述。李开复表示,当前的目标专注于寻找可能成为下一个百度或腾讯的公司,在国内打造出更多伟大的公司。

同时,李开复还对互联网新兴公司的发展给出了建议:牢记团队重于创意,勇于聘用更聪明的员工,营造开放、透明的企 业文化,不把上市作为创立公司的唯一目标。

以下为李开复观点摘录。

李开复:

我们的业务目标是创造有价值的公司,我们必须专注于此,因为这是投资者希望我们做到的事情。

最好的创业者往往很难发现,因为他们可能比较低调,不愿意受到太多关注,不会来主动寻求你的帮助,你必须去找他 们、去发掘。你不能只是说,把你的简历和商业计划寄过来吧。许多最优秀的创业者有自己的固定模式,他们只会在自己感到适合的时候才会联系你。如果你想成为 他们的投资者,你就必须去找他们,而不能只是等他们来找你。

我们希望做到的是,把握十年后可能成为下一个百度或腾讯的公司,我们不希望错过机会,我们希望能抓住一些这类企 业,最好是大多数,至少有一些。你可以回顾中国互联网发展史,最成功的那些企业的故事,比如说阿里巴巴、百度和腾讯。如果我们只是坐等机会,下一个李彦 宏、马云或马化腾可能但也可能不会主动找到我们。但如果我们走出去,到处寻找优秀人才,我们就增加了发现下一个马化腾或马云的机会。

同时,我们的工作还会产生其他重要的成果。

其中之一是,沉浸在创新工场的文化中,创业者和工程师能够且将会成为下一代企业家和工程师中的领袖。有些会启动自 己的公司,其中一些会成功,成为下一个令人瞩目的CEO,其他人一开始会失败,但最终回去的成功。有的或许发现他们应该加盟一个更大的企业,有的或许会进 入政府,诸如此类。我认为我更大的贡献将是企业文化和氛围。

我给微软和谷歌留下的不光是产品或科技,更重要的是我影响、教导和帮助过的人,他们的生活将会更为成功,为人更为 正直,并成为一家能够长盛不衰的企业的一分子,他们或许还会为中国的未来做出贡献。这是我真正希望留下的遗产。不过不能把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在这方面,因为 我还需要打造伟大的公司。

同时,如果你来访,会发现我们的氛围非常开放活泼。我们公开分享一切,互相鼓励,关心社会,关注企业的持续发展。 我们不会欺诈消费者或编写病毒,我们不会作恶。我认为创造一系列坚守价值观、拥有优秀企业文化的公司是有可能的。当这些企业走出创新工场,我希望跟我共处 的一年能帮助他们拥有更好的价值观,建构更好的企业文化,他们的公司致力于获得长远发展,可能有朝一日成为国际性的大品牌。这是我真正希望留下的遗产。不 过,我日常的安排主要侧重于使这些公司成功、盈利。

不要太早创立自己的公司,除非你认为已经准备好了。因为在关于创业上人们存在着一些错误的观念。一方面,人们太过 乐观,没有意识到失败率其实是非常高的。1000个公司里面有999个会是失败的。你必须认识到这点。第二方面是,人们认为他们有非常好的创意,并且这将 带他们走得很远。但是首先,这个创意可能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好。第二,一个新兴公司成功的因素中大部分是与团队有关的,团队的成员、纪律、执行和经验。 创意是第二位的。他们应该认识到这点。第三,他们准备的程度可能比想象要低,尤其是当他们刚刚从学校毕业没有任何工作经验。因此他们最好是先加入一家新兴 公司,在里面学习,观察是否会有一个好的创始人、是否有创业的CEO,然后在几年之后建立一家公司。这并不算太晚。不要认为大学毕业后、一点经验都没有的 时候就必须去创业。如果你先去学习的话,你会增加成功的概率。

从目前来看,团队是最重要的。因为就创意而言,你的创意可能存在错误的地方。很多其他人可能有相同的创意。同时, 大部分公司也一直在改变他们的创意。你可以看一下谷歌、百度、腾讯或者阿里巴巴。马云的第一家公司是“中国黄页”,马化腾的第一家公司是外包公司,李彦宏 的第一家公司为新浪从事搜索工作。他们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要认为创意会带你走得很远,如果认为创意永远不会改变的话,他们三人都不会成功。我认为引领 他们获得成功的是个人应变能力和坚持,而不是某个原创的想法。

我坚信这样一句谚语:聪明的老板会聘请比他聪明的员工给他赚钱(A people hire A people, B people hire C people)。原因是如果你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你会自信的聘请一些比你聪明或者和你一样聪明的人。如果你不聪明的话,你就会害怕你聘请的人的锋芒会盖 过你,因此你会聘请一些比你笨的人。然后这个人就会聘请一些跟他一样笨的人,这群人会雇佣一些更笨的人,你的公司也就因此一路走下坡。

此外,如果你想创造一个开放的文化,你就不应该让人们形成一些小团体,并且你应该公开的分享所有的东西。每个星期 我们大家都聚在一起开一个开放的会议,我们将所有事情都说出来。在很多公司,CEO做事都非常神秘,因为他们害怕事情会泄露出去。但我们把所有事情都公布 出来。我告诉他们我们筹集了多少资金,我告诉他们什么时候投资者会加入到我们的董事会。因此他们能够了解。我们所有的工程师都了解公司的细节和秘密,因为 我相信他们。我想当他们去开办自己的公司的时候,他们也会有一种开放的文化,我们不是说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完全的共享,他们会有自己的判断和选择。在一家互 联网的新兴公司,你必须拥有开放的文化,只有这样才能变得像互联网一样。

而对于IPO的问题,在听了杨致远的建议后,我会说上市不是我的目标。我们的目标是创造一家有家价值的公司。我们 是否上市这没有关系,时机还不成熟。在合适的时间我们会进行讨论。我想我们会将这个意见作为一种选择,而不是作为结果。

另一个需要意识到的重要的事情是,很多公司不再认为公司的存在是为用户创造价值,或者为股东创造价值,或是创造一 家基业长青的企业。他们开始将IPO作为公司的出发点。这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在片面追求上市的过程中,他们可能牺牲企业的真正使命和优良传统。

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前端 » 李开复:寻找下一个百度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