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端开发
HTML5、CSS3、Javascript

富士康十一连跳 员工拒签公开信

死者留遗书直言心理压力大

荆楚网消息 (楚天金报)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我有信心在短期内把状况稳住。”郭台铭的话余音未了,昨日早晨6时30分许,富士康观澜园区 华南培训中心,19岁新入职员工李海又跳楼身亡。“十一跳”之后,集团发出两封公开信,要求员工在其中一封上签字,放弃法律、法规之外的过当诉求——两项 举措都遭遇了员工的反弹。

入职不满一个月

目击者称,死亡员工从园区内C4栋宿舍楼上坠下,距离马向前坠楼的宿舍不远,“砰的一声闷响,跑过去看的时候,发现一个人躺在地上,穿着蓝色的 工衣,下身是黑色的裤子,看上去很年轻。”

120急救车赶到后,宣告男子不治。事发时,正属于交接班时间。“有上晚班的工人下班,也有上白班的工人吃早餐准备上班”,目击者说,男子可能 是在结束晚班后,从宿舍楼内坠下身亡的,“旁边就是食堂,当时楼下还有人端着饭盆在吃饭,砰的有东西掉了下来,人都吓痴了。”

据警方介绍,男子是跳楼自杀。富士康集团工会副主席陈宏方接受采访时透露,坠楼死者名叫李海,男,湖南醴陵人,中专学历,死亡时年仅19岁,入 职富士康24天。

遗书称心理压力大

昨天傍晚,深圳政府在线发布来自深圳市公安局的通稿称,警方在死者宿舍找到其写给亲人的遗书,称其自杀是因为心理压力大,感到现实与其对前途的 期望差距较大以及家庭因素等原因,失去生活信心。

事发后,多家媒体记者赶到园区外,均被拒绝入内。附近一位商铺经营者说,富士康方面非常紧张,“一大早还把正门封闭过一段时间,只许员工们走后 门进出。”

三堂课后就“上阵”

王琨(化名)是富士康员工,经历了“十连跳”,他有同样的困惑,当前天被要求放下一切手头工作从事心理咨询后,他的困惑转化为些许愤怒。

据王琨说,富士康数月前开设了业余的心理学知识培训课程,每周末上课,共10多次课程,学成经过考试可以拿到一张相关证书。

“我只去上过3次课,每次3到4个小时,”王琨说,上课时大家各干各的,玩手机的、看小说的都有。

5月初,课程全部结束,考试结果尚未公布,主管却要求他们全部暂时脱离现在岗位,去“员工关爱中心”给有心理问题的员工做咨询。

著名心理咨询师许宜铭说,从接受心理学知识培训到成为一个能帮助别人的人,需要至少五六年时间,绝对不可能一蹴而就,如果富士康方面确实这样做 了,是一种很不负责任的行为。

编 后

不能让人异化为机器

“十一连跳”已然发生,富士康高层再也无法以“偶然”和“个案”来解释跳楼了,死亡的阴影正笼罩在每一位富士康员工身上。

深圳富士康曾被视为“打工者乐园”,这里待遇不错,工作、吃饭、睡觉都被安排得井井有条,连衣服都用不着自己洗。即便发生“八连跳”“九连 跳”,每天仍有约2000人来这里求职。一位应聘者这样对记者说,“(工作)十二个小时也没问题,能承受。农村人嘛,在家里边都是干农活。”看来,他们太 低估过度工业化形成的毁灭力量。

据富士康员工讲,他们的工作被细分,每个人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规定的几个动作。除了工作,生活也被“表格化”。“被生活”绝不是老板的好心, 而是提高效率的需要,一旦错过钟点,连一口饭都吃不上。一个四十多万人聚集的地方,竟像在荒野,找不到可以说话的人。在这种困境中,尊严受到损害,跳楼成 为一些人的选择。

这就是过度工业化结下的恶果。它不仅毁灭着人类的生活环境,也日益毁灭着人本身。机器已经成为生产的主力军,人类被异化成“会说话的机器”,甚 至是机器上一个随时可替换的螺丝钉。卡夫卡曾说:“我们只能呼喊、磕巴、喘息。生活的流水线把一个人载向某个地方,人们不知道被载向何方。人与其说是生 物,还不如说是事物、物件。”

富士康的悲剧,给中国工业化进程敲响了警钟。“以人为本”,不应仅仅是产品的“以人为本”,更是生产过程的“以人为本”。缺乏人性关怀的产品, 是血汗的产品。如果片面追求效率的根子不变,富士康的悲剧还会发生。

现在,富士康总部针对频频发生的跳楼事件,采取了“关爱热心”“心理疏导”“总经理开放日”等措施,深圳职能部门也采取了“七大措施”。这些措 施,或许能给冷漠的管理增添一点“暖色”。能否奏效,我们拭目以待。 (文励鹏)

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前端 » 富士康十一连跳 员工拒签公开信

分享: